草泥马的爱情。

写下这篇回忆,心情是十分复杂的。 往事点点滴滴涌现心。 辛酸苦辣,难以言明。 心中压抑,想起那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遥指苍天,你为什么要给我这「草泥马」的爱情。 实在是纠结得我蛋疼。 第一次见到玲姐,只能用惊艳来形容。 本人平时在学校和老师处得不错,经常拍拍他们的马屁, 有事没事多走动了几次。 加之平时成绩也不错。 所以老师有点好的机会便愿意让自己上。 这个梁教授便是这样,自从我从回家从家里给他带了两次地特产之后, 我俨然已经成了他眼里最好的学生之一了。 这样一来,我便有了机会参与了他的研究专案。 (相信很多朋友都了解这东西)也是就在他的实验室里我第一次看到玲姐。 披肩的长发(挑染的、黄色的那种--本人很喜欢这种的)瓜子脸、樱桃小嘴、傲然耸立的胸脯下面是那能掐出水的小蛮腰、紧身牛仔裹着没有一丝赘肉的屁股(本人比较讨厌那种屁股大, 以致于下垂的女生--个人口味)煞着诱人!有那么一刻 我甚至有些呆了我是闷骚的!见梁教授进实验室来, 她站了起来问了声早。 梁教授便向我介绍说她是他新招的研究生,以后就由她带着我做实验。 其后的话我便没有听得太清只是觉得窗外面似乎都亮瞠多了。 最终梁教授说在实验室要静下心来跟着小玲好好学习, 多跟她交流交流。 我当然不会辜负他的教诲,他一走,我便放开来和玲姐交流了起来。 我这人虽说不是那种一米九几、能飞身扣篮、高大阳光那种传说中的存在。 但也自我感觉有点像那种所谓的「正太」吧, 还是蛮招一些女生喜欢的。 不断地恭维她,无非是从她笑得怎么怎么漂亮有点像哪个明星, 或是手指真长真漂亮小时候学过钢琴吧!再就是我平时在老师们那里听到的种种八卦传闻, 女生对这些更感兴趣。 诸如此类,整整一上午结束之时,她已经认可我这个学弟了!我一声玲姐他一声学弟的叫着, 煞是那个亲热。 话语间,自然也打探到了她男朋友在外地读书。 至于交换手机号码,那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在此先说明一下我们这个实验室的环境, 在整个楼的顶层整整一层便是梁教授的知名XXXXX实验室。 平时里面也就是梁教授、还有二个老师再就是学姐和我了。 而这个研究要经常出去调研啥的,这个任务当然二个老师出去跑。 至于梁教授也就过来看看实验进度。 我没有来之前,就只有玲姐一个在。 总之,这是一个「好地方」。 其后,我跟着玲姐做实验,自是经常性的打情骂俏, 最多往往彼此闹个大红脸啥的。 和美女在一起总是很受煎熬的,特别是她去上厕所的时候, 由于厕所和实验室也就隔了一个墙每次都能清晰地听到她的嘘嘘声, 下身总是会顶起帐篷胀得难受。 但往往也久限于此,毕竟色心和色胆是两回事。 加之她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姑娘,她身上有种激发人去保护她的气质。 我也怕闹僵了会连朋友都难做,于梁教授面前也过不去。 越忍越发难受。 久之,人便会有一些变态的想法。 在听过N次之后,我做了一件最为大胆的事。 那次她来了例假,老是往厕所跑。 我实在是受不了刺激,便跟了过去。 蹑手蹑脚地走到格子下面蹲了下去,心都快跳出来了。 低头只见黑色的阴毛下面染着一片红色, 还有暗红色的东西往下滴着。 遗憾的是还没有看着实质性的东西,里面的玲姐勐然间站了起来, 把我吓得差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惊魂未定,马上轻轻地逃出了厕所。 坐在实验室忐忑不安地等着玲姐回来,反覆推测她刚才是不是发现了自己, 心急如焚!约莫过了五分钟才见她回来,脸色稍有些潮红。 进来便问我XX结果出来了没有,见她如此,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故作镇定地与她交谈,浑浑噩噩地等到中午, 便逃也似都跑了。 由于心有余悸,下午便向梁教授胡乱请了一个假。 很多时候类似这种事情便会在这告一段落,如果没有后来发生两件事。 我和她可能也是「缘尽于此」吧。 这件事过去了两周左右。 我们这个项目,闲时很闲,但忙起来的时候不是一般地忙, 做到晚上十一点也不在少数。 那是一个神奇的夜晚,正如大家所猜,停电了!停电的当时, 我俩正凑得非常近故以停电吓了她一下。 她惊慌失措地抬起头,让我在她额头吻了一下。 (其实是她的头嗑到我的下巴更为确切,然后嘴唇碰上了一下而已)这让我心中暗自狠狠地YY了一把。 先行安慰住她藉着手机光源便去拿蜡烛。 可能是YY得过于激动,但我拿着蜡烛走过去的时候, 浑然忘乎所以结果让绊了一下,很让我感动的是她没有像一般女生那样躲开, 而是展开双手欲接住我。 结果完事后就成了我一手压在她大腿近根部, 一手按着她的肚子的尴尬姿势。 两人维持这个姿势互相看了至少五秒,终于面红耳赤地分开了。 从那时起,我知道了她对我应该像我对她一样很是存在着好感的。 自此之后,我们刻意回避这个方面,但是总体上来说, 感情更好了。 接下来这件事才彻底成全了我们。 有经验的朋友都知道,关于异地恋爱的爱情长期保鲜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问题。 期间难免会有摩擦,而女孩子面对困难总喜欢有人倾诉。 我自然是毫不犹豫地担当了这个艰巨的任务。 每每和男朋友吵架或是有不顺心的事时, 玲姐总是拉着我陪她狂街请她吃饭。 而对于我来说,陪喜欢的女人当然是一百个愿意了。 用她的话来说,「还是弟弟好啊。 」我也是无奈,偏偏这尤物对于你曲折的表白总是装疯卖傻。 当然老获总是有的,隐隐约约知道了她男朋友是她的青梅竹马, 两人确定关系已经八年了。 她男朋友很爱她,但就是心眼太小。 以致于经常和她发生争吵。 终于有一次吵得伤筋动骨了,她也喝醉了。 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趴在怀里。 虽说我喝得不多,但也喝得不少。 反正是喝得足够迷煳地亲了她。 异地恋爱的她看来不但是精神上空虚,肉体上也是如此。 因为她娇咛了一声,便开始回应起我来。 原本只是想一亲芳泽的我,这下彻底把持不住了。 平时压抑已久的慾望彻底喷发出来,也顾不得还在饭店, 便开始埋头干活。 一边深情地吻着她,一边向下探去。 解开衣扣,那让YY了无数次的美乳终于展现在了眼前。 贪婪地吮吸着她的娇嫩的乳头,搓揉下开始坚硬挺起。 嘴唇慢慢往下移动,滑过胸膛,滑过小腹,玲姐不断地低声呓语着同时不由自主的挺起小腹, 配合着我的移动大腿却是使劲夹着。 试攻了几次仍未见松动,暗叹难不成她还醒着, 却见其脸上脸色更加潮红更显娇媚外并未有可疑表情。 枪已上瞠,强行压抑,恐内劲反噬,有走火入魔之虞。 当下再次深入巩固了上面的阵地,尝试着佯攻下部。 轻轻地摩挲着玲姐的大腿内侧,她的娇哼声更加强烈。 几番下来,玲姐已开不住地扭动屁股,当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紧裹在她身上的牛仔裤脱下来的时候, 已然是满头大汗。 此刻玲姐终于毫无保留的把一切隐私都暴露在我的眼前, 浓密的阴毛覆盖着整个阴部小阴唇因为充血已经向外露出了一些。 还是鲜红色的,显然性生活不多。 灯下照射下,沾满淫液的阴蒂显得晶莹剔透。 血脉贲张,我甚至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慾火焚身,全身躁热难耐。 勐地跪趴下去,将她的脚分开,把头埋进了大腿里, 伸出舌尖轻轻的舔弄着阴蒂,美穴在舌头下微微张开, 情不自禁的流出淫水。 玲姐娇哼已经变成了压抑着的间断的呻吟。 由于喝完酒发汗没有洗澡,美穴很是有一些味道, 骚骚的煞是好闻。 看着越来越多的淫水分泌出来,我知道玲姐现在很需要了。 当下掏出家伙在阴唇上面沾满了淫水之后,扑哧一声, 便顺利的进去了在里面更能体会到她性生活很少, 阴道里面还是非常紧的。 也许平时太想得到了,YY得太久,憋坏了!才抽插了十几下我的大鸡巴突然一个激灵, 我终于再也无法憋住在她的身体里发射了积累了好久的子孙, 射完后一阵轻松像是极度的重担突然放了下来, 那在云端上的感觉端得是美妙无比。 当然也是很疲惫的,我连抽出的力气都没有就伏在她身上了。 甚至于在酒精的作用下,有点昏昏欲睡。 迷迷煳煳之间,感觉到有一只手在我背上轻轻地抚摸着, 勐然间惊醒过来。 发现玲姐正两眼深情地望着我。 头皮顿时发麻,一时不知道怎么面对。 不曾想玲姐竟然凑过头来吻我,我当然是热烈地回应她。 两条赤裸的身躯紧紧地相拥着,龟头在她阴毛上磨来磨去, 渐渐重振雄风。 顿时令我无比欣喜起来,敢情刚才她后面都是醒着的, 那我刚才早泄她也知道了。 如今能有重来一次的机会,我如何能错过。 配合地扭动屁股,让阴茎自动地滑入那还沾满着淫水的美穴, 再次开始了对大自然的探索发现之旅。 不同的是这次她不像上次那样装醉了,同时也配合着我的进攻。 有了前次的铺垫,阴道内淫水甚多。 每回合的冲刺都伴有扑哧、扑哧的响声,伴着玲姐压抑着的呻吟, 听起来刺激极了。 双乳在双手伺侯下已经变得通红。 随着冲刺上下抖动着,极大地刺激着感观。 玲姐也越来越激动,甚至于眼神都有些许放散。 双手勐然将我拦腰抱住自己身上去贴去。 我知道她就快要高潮了。 以往我也有过几次性经验,加之多年的AV文化薰陶, 我深知该如何推她推上高潮。 我一边加快抽插速度, 然后俯身咬住她的耳垂在她耳边呢喃了一句: 「玲姐我爱你。 」勐然间,身下一阵抖动,玲姐的指甲已然深深嵌入我的背上, 大腿狠狠地夹着我的髋部。 只感着美穴中压力骤高,紧紧箍在自己的阳具上, 一股热流浇向龟头。 我再也忍不住,喷薄而出,再次瘫软在玲姐的身上。 此次,我终于和身下的女人完成了灵与肉的交融, 顿感非常舒心。 本想好好享受这无声胜有声的意境,延长快感。 不曾想用餐时间过长,饭店的服务员过来敲门(做第二次的时侯把门关了)连忙起身穿衣, 让他稍等片刻。 结帐时服务员还一直瞄玲姐,敢情他已经从匆忙的穿衣声中知道了吧, 像这种事他们见得应该不少!之后便搂着玲姐送她回寝。 看得出来自从捅破这层纸之后,她对我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 隐约已经将我当她男朋友来看待了。 一路上免不了就我那几亿子孙的存活率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以及就采取何种杀精药物进行了谨慎的研究。 (当然是我去买了)经此一役,玲姐终于在无数次争吵后向男朋友提出了分手。 我修成正果抱得美人归,从此比翼双飞,缠缠绵绵闯荡在校园的每个阴暗角落。 在实验室的实验台上,在梁教授的办公桌上, 在图书馆内学校的假山上,草地上,灌木丛里, 旅店所有总总都留下了我们疯狂的痕迹。 甚至于在实验室的厕所里还来了一次真实场景再现。 她告诉我当初我一蹲下来便发现了外边有人, 因为蹲下会导致光线的变化很容易就注意到了。 (本狼严重经验不足,望同道中人谨慎)同时, 嗔怪我害得她当时站起来导致月经血都流在衣服上了 所以在卫生间擦了好长时间。 整整的66天,我们总是吃饱了就干,干累了再吃。 人生如此,夫复何求,爽哉!总之,这可以说是我有生以来, 最快乐的一段时间。 当然,玲姐被前男友骚扰时除外!我总是在想人生之事, 若如66这两个字该多好啊!每想及于此心中总是难以压抑住自己的悲伤, 我的爱人你现在是否过得如意?远方的你是否收到了我心中送出的祝福?月黑风高正是办事的好时风。 偏僻的校园一隅,在黑暗的掩护下,众多勇士在此艰难地摸索着。 在泥泞而曲折的道路上,勇士们不俱艰难,迂回前进, 力攀一座座高峰。 作为勇士的一员,我也在为了目标不断努力着。 只是今天目标突然有点不太配合,似乎僵住了, 脸上写满着震惊。 嘴唇抿动了半天终于艰难地说出了一句,「华子, 你来干什么。 」闻声转身一看,才只见三个人影,肚子上就中了两拳, 接踵而来的右勾拳将我掀翻在地。 「农夫三拳」果然名不虚传!玲姐一呆, 马上扑到我身上将我护住。 此刻我终于看清前面的三个人,也意识到中间那个便是玲姐前男友--华子。 至于其他两个想必是社会上的混混吧。 玲姐喝斥道,「华子,你疯啦!我们已经分手了。 」不想这话更是将他激怒,「他们跟我说你有了新相好, 我还以不信。 今天终于算是看透了。 分手?八年的感情你说分手就分手,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就为了这么一个小白脸?他哪里就比我好了?今天不宰了他, 我就不信赵。 」言语间,越说越是激动,言毕就向我走来。 玲姐见华子正在气头上,便软了下来,赶忙迎上去苦苦相求。 甚至搬出华子他爸来压他(他俩父母是很熟的朋友)躺在地上, 喉咙里阵阵腥甜。 就个人实力来讲,虽说我没有华子那么壮,但真要拼起来, 他也不至于能占得到什么便宜。 但他身边多有两个人,我也只能是忍气吞声了。 那边华子虽说依旧很是嚣张,说话一句比一句狠。 但可以看出他的气势已经弱下去了。 同时,他向玲姐提出要带他走。 我当然是一万个不同意。 不过实力摆在那里,抗议最后也只能是嘟嚷二句。 玲姐见状,便凑过来安慰我说回去让赵叔(华子他爸爸)管管他, 很快就会没事了。 临行前, 华子指着我大声威肋道: 「小白脸, 以后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你要是再骚扰我女朋友,我要你命。 这脚便是对你的惩罚。 」言毕,飞起了一记撩阴腿。 我万万没想到这小子会来这一招。 当下便惨叫开来,伴着玲姐的尖叫。 二重奏顿时惊起茫茫夜色笼罩下的一群鸳鸯。 多数就此散去,偶有好事者向这边凑了过来。 华子强行拉着玲姐离去。 透过蒙胧的泪眼(那个疼,我至今难忘)我看到了哭成泪人的玲姐不断地捶打着华子, 奈何男女力量相差太大挣脱不得,就这样被华子拖走了, 同时拖走的还有我和玲姐之间的爱情。 。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老汤头奇遇记。